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被迷姦暴虐的女友(3)
被迷姦暴虐的女友(3)
此时阿福加快推送小刘下体,让他猛烈不留情地用大阴茎抽插我玉茹的淫穴,见三人都气喘如牛,玉茹的下体仍不断被操出淫水,小刘两颗大睪丸也来回撞击她的阴阜,令她春心蕩漾,似乎不再反抗,準备接受小刘的精液射入她的子宫,还用手轻抚着他的两个「巨蛋」

「我的烂觉够大吧!等一下射精进入你鲍鱼内,让你爽死,贱女人!」

抽插了玉茹百余下后,三人气息渐急,最后小刘用力将大鸡巴干入玉茹的子宫口,「咻咻」的射出滚烫浓稠的精液。

「干死你!」

「啊……你的精液好多、好烫,射得人家子宫好用力哦……」

小刘射精后三分钟,才把鸡巴从玉茹那注满精液的肉穴中拔出,再与阿福击掌交「棒」,要轮流射精进入玉茹的阴道内。

糟糕!如果连阿福也射精进入玉茹子宫,以后玉茹受精怀孕,生下来的小孩要叫谁做爸爸?

「阿福,你不能再射精进入人家子宫内,不然,被你们姦出来的小孩要叫谁做爸爸?」

小刘答腔:「哈……一样叫你男朋友做爸爸啊!……我们只是代他干你,让你受精怀孕,让他作现成的爸爸,不好吗?」

真是可恶!居然要让我戴绿帽,还想让我搞不清是谁播的种。


此时阿福已压在我玉茹身上,将大鸡巴再次插入她那不断流出小刘精液的淫穴内抽干,小刘也卖力地推着阿福的下体。由于他力气大,推起阿福的下体去干我玉茹的肉穴时,更是粗重有力。

「啪啪」的两人性器交合声,伴随着玉茹的淫叫。

「啊……小刘,你推得太重了……啊……这下干得太深了……啊……人家的小穴快被阿福的大懒觉干穿了……啊……」

阿福:「小刘,再用力推,我要射精进入她子宫了!」

说着,经过百来下的抽插,阿福也「咻咻」地把他浓稠的精液,射入玉茹的子宫内。

「啊……阿福哥……你的精液射得人家子宫好用力、好满、好多哦……」

阿福在射精进入我玉茹的子宫后,仍紧紧顶住她穴心五分钟才拔出,以免精液流出。

当三个姦夫淫妇经过一番妖精打架后,全累得瘫在地上,玉茹淫穴慢慢流出一大片白色的精液与淫液,小刘和阿福得意的淫笑着。

完毕后约十分钟,玉茹似做了亏心事地摊坐在我旁边,小刘则到柜檯拿出假阳具到玉茹的面前把玩,玉茹累得闭着眼根本还不知道发生什幺事。

小刘拿起假阳具,扳开玉茹的屁股,露出像核桃似的肛门。

“啊,不要,不要这样!” 玉茹知道小刘要做什幺,只得哀求着。

“再玩妳一下,看妳还会不会装清纯!” 小刘拿起假阳具用力往肛门一插。

“鸣,啊!” 玉茹肛门一痛叫了出来…… 。

转动的假阳具一下子又把玉茹弄得舒服了,阿福拿起绳子将假阳具和玉茹淫穴紧紧绑起来扣住,二人看着玉茹因为肛门奇痒全身扭动而大笑。

哈哈……这贱货再来玩玩她。小刘走进浴室,拿了几样东西出来。原来是男人用的刮鬍刀和刮鬍膏,还有一把剪刀。

「这淫妇的阴毛太多太乱了,所以才会那幺淫蕩。我现在把它刮掉,以后这贱穴就是我的奴隶了。」

「不要!……求求你…小刘哥哥……我都听你的……不要……我再让你干……请你住手……」玉茹拼命地摇着头。

小刘不理会玉茹的哀求,用剪刀把玉茹的阴毛减得短短的,然后在剩余的部份涂上刮鬍膏。

「淫妇,不要动哟,否则可是会流血的。」阿福抓住玉茹笑着说。

晓紧紧咬着双唇,拼命地忍受刮鬍刀刮在耻丘上的骚痒感,好不容易刮完了,晓的阴道口又是一片洪水。

阿福这时还没有获得充足的满足,他从冰库中拿出小核桃。玉茹觉得有凉凉的东西碰到阴唇。可是无法知道阿福要做什幺事情。

「啊!不行啊……你要做什幺……哎呀……」

阿福拿掉在玉茹屁眼上的按摩棒,屁股的双丘被拉开,有一种带疼痛的奇妙快感,像涟漪一样扩散。原来是阿福拿小核桃沾上蜜汁塞入屁股洞里,这种小核桃的大小像大拇指,形状像小圆球,所以沾上蜜汁,轻易就能塞入肛门里。浅褐色的肛门,张开菊花蕾把核桃吞进去。

「啊……不行啊……啊……」

玉茹到今天还没有把异物放进肛门里的经验,括约肌被推开有一点痛,可是,有更强烈的未曾有过的快感,在直肠里产生,使玉茹的下体颤抖。


再多塞入几个核桃吧。核桃把菊花门推开更大,带着疼痛和骚痒的快感进入直肠里。进去以后,菊花门立刻封闭,好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。阿福好像对这种样子感到很好玩,继续塞入核桃。

「痛啊……饶了我吧!」

「不用怕,会和大便一起出来的。」小刘性奋的在旁边说。

「不!不要了……啊,我的身体……身体好奇怪……」玉茹一面哀求,一面不停的扭动屁股,括约肌收缩时夹紧核桃,产生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。

「那从这边能塞几个核桃?」阿福自言自语的说着,又把二根手指插入淫穴内。

「唔……求求你……不要啦。」玉茹对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的刺激,没命的摇动头髮。

「哇!从这里能感觉出核桃进入屁股的洞里!」阿福隔着阴道用手指抚摸塞入屁股里的核桃,敏感的阴道受到直肠里如念珠般连在一起的核桃刺激,一股痲痺的快感从后背向上冲。 双膝猛烈颤抖,双腿失去力量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」阿福的手指在玉茹的阴道里,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,玉茹的尖叫声慢慢变成甜美的哼声。

真好玩,能数里面有几个核桃。

「啊……好……啊……」阿福用最快的速度开始抽插手指,玉茹的屁股不停的摆动,手指几乎全陷入阴道中。从阴唇流出蜜汁,顺着大腿根向下流,觉子宫里火热膨胀,肛门里有骚痒的痲痺感。阿福的手指继续抽插。另外的手又拿一个圆形的核桃塞入肛门里,玉茹扭学身体,发出咆哮的声音,当达到高潮时,整个人都瘫了。

「这样就够多了。」阿福拉玉茹的手让她站起来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」站起来时,直肠里的核桃,又发生刺激作用。下半身摇摇摆摆的几乎不能走路。可是,阿福拉玉茹的手,看着她像走在月球的表面的样子,一直拉到门边。阿福突然拉放下玉茹,因为小刘要玉茹躺在桌上。

「妳仰卧,举起腿吧!」不用小刘说,突然失去支撑的身体,已经四脚朝天的仰卧,然后小刘把双脚举起,像替婴儿换尿布的样子,当然,阴户是完全暴露出来。玉茹真想大哭大叫一场。

「不要了!你又想玩弄我吗?不能这样!」

「我只是想试一试另一个地方能进去几个核桃。」

「不……不要……!」

「屁股里只能进去六个,妳想,你这贱穴里能进去几个呢?」

「我不知道……那种事……」

「不知道吗?那幺就试试看吧。」

「哎呀……求求你,还是饶了我吧!」

「一个……二个……三个……」小刘把阴唇向左右拉开,一面大声数,一面粗暴的把核桃轮流塞入玉茹的淫穴里。玉茹心里虽然不要,但现在的状况也只有认命的让他弄下去。

小刘并没有直接把核桃塞入深处,他採用一个推一个的方式推进去。塞入十个、十五个时,玉茹的淫穴被核桃的刺激弄得颤抖,就好像有很多小龟头同时进入一样。子宫被三个核桃夹住,好像有三个龟头同时进攻子宫。

「啊……不行啦……」塞入二十个核桃时,玉茹终于发出甜美的浪声,阴道里的核桃成为无法克制的刺激,使玉茹不由己的扭动下体。

「真厉害,进去二十个。」

「这样,你玩够了吧,快一点把核桃拿出来。

「不,刚刚才放进去,马上拿出来就不好玩了。」

小刘把玉茹的大腿合在一起,从桌上拉起来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双腿合在一起会缩紧阴道壁,迫使里面的核桃蠕动,核桃像动物一样慢慢的移动,阴道变窄,子宫受到压迫,二十个核桃比最大的阴茎还要大,还要硬,把有弹性的阴道塞的满满的。

一整晚虽然阴道被玩了那幺多次,但玉茹感到舒服……无法形容的痛苦感和快感达到里面的深处,终于有巨浪般的恍惚感涌向玉茹。玉茹的后背弯成拱形,扭动身体,呼吸急促。可是愈扭动身体,核桃愈在玉茹的身体里活动。下体里不断产生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快感不继涌出。

「啊……」玉茹又发出好像很苦闷,但又甜美微小的哼声,手指紧紧抓住桌子,几乎留下指痕。

玉茹没有办法忍受进入下体的核桃造成的刺激。只要略动一下,阴道或子宫就会发生磨擦,已经受不了,小刘露出淫邪的笑容,就像看有趣的动物生态实验,观察玉茹苍白的表情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」玉茹一直从嘴里冒出苦闷的声音,脸色愈来愈苍白。

小刘和阿福对这种情形感到非常有趣,瞪大眼睛看玉茹,丝毫没有对玉茹有怜悯的样子。玉茹已经无力站立,倒在地上。

「我给妳拿核桃出来,妳双手着地,把屁股抬高。」阿福说

玉茹咬紧牙关,照阿福的话採取那种姿势,把大腿分开,后背向上挺,同时把屁股也抬高。

阿福从玉茹的背后看屁股,仔细的欣赏。浅红色的阴唇微微分开,露出湿润的溪沟。不过已经吞下二十个核桃的阴道,大阴唇红红的隆起,而且还看到有包皮包围的阴核。阿福的手指在阴核上揉搓,结果阴核逐渐膨胀,从薄薄的包皮中露出肉头。

「不行啊……不要这样玩我…我受不了…快一点拿出核桃吧……」玉茹心里知道这时候不能扭动屁股,可是一被他摸到火热的阴部,就无法忍耐。阿福把阴唇向左右分开。阿福伸入食指开始挖出核桃。一面看玉茹的反应,一次又一次的用食指插入肉洞里,挖出沾满蜜汁的核桃。

「啊……唔……」从玉茹的嘴里,不时的发出甜美的哼声,同时扭动屁股。

阿福对玉茹的反应感到非常有趣,这称得上是绝色美女的女人,现在发出淫靡的声音,性感的扭动雪白的屁股,阿福在心里想,女人的阴户受到戏弄后,会呜呜的哼着扭动屁股,只要控制女人的阴户,就能使女人像奴隶一样的听话。阿福瞪大眼睛,仔细的观察玉茹的反应。

玉茹的表情绝对是舒服的样子。阿福仔细观察玉茹的表情,在湿淋淋的阴户周围磨擦。

「啊……不行啊……」

果然,她是舒服了。阿福对玉茹的反应有位心之后,突然把食指和中指连根插入肉洞里。核桃已经拿出一半,肉洞里已经有空间,手指在里面活动时,核桃一面转动,一面刺激阴道和子宫,同时发出淫秽的声音,从洞口流出蜜汁。

「啊……唔……啊……」玉茹终于发出尖锐的叫声,身体颤抖迎接海浪一样不继来临的强烈快感。

阿福感到非常兴奋,开始拼命的用指抽插,同时搅拌里面的核桃。

「啊……好……唔……好……好……」玉茹向高峰奔去。理性的防线已经被淫魔的手攻陷,扭动水蜜桃般的屁股,呼吸急促发出哼声。

——快要洩出来了!太好了!快了……求求你……更用力的插吧……玉茹这样大叫,同时拼命的旋转着屁股。阿福也为看清楚玉茹最后的表现,手指也自然的加快速度。

玉茹受到无法区分痛苦还是快感的强烈刺激,有几次快要达到绝顶,每次都不顾一切的发出陶然的间歇哼声。从肉洞里流出的蜜汁,形成一条湿线滴在地上。大阴唇和哭肿的眼睛肿起来,同时随着手指的进出,不停的收缩,阴核完全从包皮露出,肛门像吃里面的核桃,浅褐色的洞口不停的蠕动。这样的反应,使阿福胯下又硬了起来。

阿福这时候从玉茹的阴户里拔出手指。

「不……不要停……」

玉茹的高潮就要来临,上气不接下气的扭动屁股,要求阿福用手指抽插。

「真的很舒服吗?」

「啊……好……不要停止……快啦……继续弄吧!」

阿福猛烈把手指深深插入,同时在肉洞里用力挖弄。心想玉茹这贱人真是淫蕩到极点。

「噢……好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快感像波浪一样不停的涌出。玉茹终于达到高潮,一颗颗的核桃慢慢掉出来,然后全身瘫痪在地上。

小刘:「小贱人,你刚才的表现不错喔,天快亮了,该叫妳男朋友起床了,别忘了你的淫照全在我手上,我下次找妳时妳就要马上过来让我们二人爽,不然妳男朋友很快就会知道妳是一个被狗干过的贱人。」

玉茹低着头点了点,知道自己以后已经完全受这二人掌控了。

小刘:「你这骚货去穿好衣服,阿福你把桌上和地上清理一下,凯文我去拿条毛巾叫他起来了。

一会儿小刘将我的脸擦一擦,摇摇我叫我起来。

还装做没事的对我说:「凯文,醒一醒,喝醉了睡够久了,怎幺你和嫂子今天二人都这幺快醉??」

我故意装糊涂说:「咦?到底怎幺了,玉茹也醉了吗?真不好意思。」

玉茹:「我也醉得不醒人事,天都快亮了,我们该回去了。」

我听玉茹这幺说知道她在这两个淫棍姦了她之后,还要保护她们骗我,我心里真是气得话都说不出来。

当我和玉茹踏出店门口后,耳畔彷佛还听到小刘和阿福的淫笑声!而玉茹还是和以前没二样,一样牵着我好像什幺事都没发生。今天要不是我没被迷昏,我还不知道现在牵着我的手的女人是如此淫蕩,更糟糕的是这女人除了已经被人玩过之外,竟然还让二人射精进去,连狗也一样干过她,现在她却若无其事,我倒要看看接下来她怎幺成为人尽可干的贱货!!

接下来女友她怎幺成为人尽可干的贱货…..请期待………..